收藏本站|网上投稿|站内搜索|我要提问

地址:山西大学研究生工作部(处)
电话: 0351-7011885
传真: 0351-7018214
邮箱:yangongbu@sxu.edu.cn

经验交流
当前位置: 首页 » 辅导员工作 » 经验交流

致辅导员丨致敬辅导员,致敬教育事业

日期:2017-04-09 信息来源:高校辅导员联盟 作者:贾海利

       

       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心灵花园。在那里,所有的道德和期望构筑成一个纯粹的伦理世界,指引着我们追求美好的事物。可是,在心灵花园深处,总有阳光无法慰藉的角落,一些带着伤痕的花蕾隐匿着无法说出的秘密。

 

       作为辅导员,当我们需要以一种华丽的引领者姿态去面对一张张鲜活的脸时,我们的内心世界该是强大的、充盈的。但是,每一位大学生都是有思想的人,在我们没有达到因为经验丰富而处变不惊时,我们的心灵花园有时候会偷偷装载悲伤,虽然是一名行者,却会为鞋里的一粒砂而耽误远足。辅导员是一项需要人生经验的工作,年轻热血的“80后”辅导员和活跃不羁的“90后”学生之间,一定会碰撞出种种冲突,演绎出意想不到的困惑。

 

       困惑一:学生就该管得严一点!

 

       这几乎困惑过所有年轻辅导员。在我们刚入职的时候,很多老辅导员都会告诉我们,要对学生严一些,在严的基础上表达自己的宽容,这才是驾驭之道。事实上,这并非简单的折中,而是一种在经验基础上总结的智慧。但问题在于,年轻辅导员理解的“严”和老辅导员理解的“严”并不在同一层次。为了追求立竿见影的效果,青年人特有的急功近利会走向一个极端,加上老辅导员的默许和鼓励,所谓的“严”会转化成为某种“暴政”。“你才比我大几岁,有什么可牛的?”“你当自己是谁啊?”当我们无法善用“严”时,一定会面对学生犀利的质疑,这可能是年轻辅导员遇到的第一个事业打击。

 

       比较合理的方法是:和学生先交朋友。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沟通”,让学生认识我们、了解我们、理解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你要申明有些红线碰不得,那就是“规则”。当我们在亦师亦友的氛围中去维护“规则”,这种维护会减少学生的反感。一个正直坚守规则的辅导员会被尊重,我们维护的规则,也会被学生当成道德和做人的一部分,因而会得到更多的理解。“不怒自威、亲而难范”,不必因为年轻而不知所措,年轻一样可以立威并被爱戴。

 

       困惑二:学生不怕我,怎么办?

 

       有些辅导员和学生走得太近,甚至“学生不怕我”,增添了很多烦恼。这是个“度”的问题,怎样保持和学生适度的距离?其实这个答案很简单,既会让人觉得意外,更会发现在情理之中,这就是:不要让学生进入你的私生活。

 

       一切从工作出发,一切从师生关系的前提出发,学生对于老师的认识,会有一种敬畏。一旦进入私生活领域,自己的喜怒哀乐乃至种种缺点被一览无余——并不是说让学生认识全部的自己不好,认识是一个层面,参与是另一个层面。在私生活领域,学生们掌握足够的信息会让我们开始束手束脚,即使想拿起“我是老师”的样子,恐怕也不再起效。

 

       只要保证学生不进入辅导员的私生活领域,一切在师生关系的前提下去谈,即使一些学生表面标榜“不怕”,其实还是有敬畏心的。

 

       困惑三:我总担心学生出事! 

 

       世事无常,只有变化永恒。学生永远不出事?那只是一种愿望。在辅导员的世界里,处理各种紧急事态有时候甚至超乎承受能力的应激性事件,就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世界上总有很多事是完全不可控的,这时,畅通的信息反馈机制和强大的学生自我管理体系,就是辅导员过关斩将的利器。

 

       消除隐患是经验性工作,早早把可能发生的事情做好打算,把危险扼杀于萌芽,这种智慧确实需要长期的经验积累,年轻辅导员一时半刻无法掌握。但是,建立信息反馈机制和学生自我管理体系,年轻辅导员完全可以做到。原理是这样的,只要获得学生的信任,很多问题在刚一露头就会被立刻解决。一群年少气盛的学生正为一件觉得“很憋屈”的事想打群架,一个不被学生信赖的辅导员只能在发生事情之后才知道事情的真相。而那些受到学生尊重的辅导员,总能在第一时间知道问题的萌芽,早早妥善解决。培养一个好干部,获得一批学生的尊重,建立畅通的信息反馈机制,能让学生发表不同意见,让所有的学生相信你做事公正,让学生充分发挥自己的主动性,在“群众雪亮的眼睛”中,你究竟有什么可怕呢?

 

       困惑四:学生不理解我!

 

       什么叫学生不理解?就是学生不认同。这虽然是一种不好的心理体验,但确实是构成认知的基本元素:既然有认同,当然也有不认同。与其说学生不理解,不如说自己不理解:是一些事情你没想清楚。

 

       在我看来,一个辅导员能受到70%的学生认可,已非常难得。如果认可度在80%以上,那是非常优秀的辅导员。这意味着什么?你认为为学生做了很多事情,但学生不理解——其实大部分学生是理解的,问题是你看到的、关注的只是那一小部分不理解,而你恰恰被这一假象所迷惑——这是真正的不理解吗?

 

       任何一项工作,任何一种职业,管理者能获得八成的认可度已经是非常成功的——可这80%恰好是沉默的,剩下的20%不认同者反而容易发出声音,给管理者容易造成困惑。聪明人会正确区分哪些是主流、哪些是杂音——所以,我们真的不被理解吗?

 

       困惑五:有几个特别难管的学生,总会让我难堪!

       既然我们不可能被所有学生认可,接受学生的质疑甚至挑战就是一种必然。在随机率决定的世界中,遇到几个让人特别“抓狂”的学生是必然的。他们有时候会挑战辅导员,有时候让辅导员难堪,有时候甚至会把年轻辅导员气得直哭。恐怕,很多辅导员都有过被学生气哭的经历吧。

 

       在这里,我们不是要谈解决方法,而是要谈另一个层面上的问题,就是我们的认识。方法是“术”,这是在不断学习完备之中的,没有快速解决的可能。而认识是“道”,决定着我们努力的方向,却充满了顿悟的希望。我们通常称难以管教的学生叫“特殊学生”,而你是否知道:一个辅导员的真正水平就真正体现在如何处理这几个特殊学生之上?

 

       方法是慢慢有的,但认识却需要顿悟。这是作为辅导员必然面临的难题,挺棘手还逃不掉。这时候,选择微笑去面对,宽容又不失原则,努力去改变这样的学生,这就是我们辅导员要做的。

 

       困惑六:我的学生不听话,他们不尊重我!

 

       不听话与不尊重没有什么关系。这些宝贝孩子们,即使面对自己的家人,一方面表现出对自己家长的尊重和爱戴,另一方面他们也会不听话,你能说这也是不尊重?对辅导员来说是一样的,学生们独有的做事方法和行为体系,有些行为会表现出直接顺从,有些行为会表现出不听话甚至反对,但这完全与不尊重无关。可以回想,我们是学生的时候,都是听话的吗?有时候不但不听话,甚至以逆反为乐趣。但是,在内心中却不是那么回事,我尊重那些我认同的师长,即使我仍然反感他的做法。

 

        其实还有一层意思,学生们不听话、不照做,很正常——辅导员就是干这个的,直到让学生听话了、认同了为止。

 

       困惑七:学生给我起了外号!

 

       一般来说,这有两种可能:第一种,你可能确实存在一些方法上的问题,造成师生关系紧张;但更可能的是第二种,学生给你起外号,是一种特殊的爱戴。

 

       回想我们的学生时代,是否给师长起过外号?这不一定是侮辱,只是好玩而已,尤其是某位老师在某一方面特别有特点,于是会有经典的外号。这些外号通常在学生内部传递,说一说,只是会心一笑。

 

       有的学生给老师起了外号,顺便还编排几个段子——但是,你是否知道这是一种学生之间吸引人注意的特有方法呢?再退一步讲,即使有时候确实在骂老师,口头上毫不饶人,心里却知道老师是对的,只是过过嘴瘾而已。

 

       所以,以一种开怀的心态,不必轻易给学生们的一些行为定性,一笑而过何尝不是一种美好的胸怀呢?

 

       困惑八:我的学生平时很懂事,怎么突然又这么不懂事了?

 

       学生到底懂不懂事?答案是,既懂事,又不懂事。在一些大是大非的道理上,他们非常之懂事,有时候懂事到让人感动。汶川大地震和北京奥运会成就的“80后”鸟巢一代,上海世博会成就的“90后”世博一代,在特定的历史事件下展示出的懂事一面,让世界为之惊呼。

 

       在另外一些事情上,我们却要面对另一面。我的一位同事讲过这样一个故事:某年军训,早晨不到5点,连接了三个电话,第一个是贝雷帽丢了,第二个是作训服丢了,第三个是体检表丢了。

 

       如果是一位刚刚做了母亲的辅导员,连续在这个时间接到这三个电话,孩子被惊醒,家里人跟着紧张,可想而知情况会有多么糟糕!不仅如此,学生们在很多方面体现出的不懂事甚至让人愤怒:辛苦为学生争取到了某些东西,学生却认为你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托了好多关系给学生办了一件事情,连一声“谢谢”都没有;本来公平公正的处置,某个学生却恶语相向。这样的经历,恐怕都有过吧?

 

       这就是学生不懂事的一面,虽然是大学生,对于人情世故的了解、对于生活的体察远远不够,做出的事情让人觉得不懂事。也正是因此,我们辅导员又一项重要工作诞生了:宽容学生不懂事的一面,引导学生走向懂事。

 

       困惑九:学生嫌我太唠叨,怎么办!

 

       在某管理学案例中,一位CEO说过这样的话:一件事说到自己想吐的时候,员工才开始注意,这个数字大概是16遍。这是一个在职场中有着高度规则的情景下实现的,而在讲求宽容自由的大学中,你该说多少遍会被学生接受?

 

       唠叨就是辅导员的标签。虽然我们年轻,最反感别人说我们唠叨。但是,既然选择了辅导员这样一种塑造人的神圣工作,我们自己变得“唠叨”,其实也是一种专业的表现。

 

       困惑十:总有那么一两个学生懒懒散散,自己都不上心,我又能怎么办? 

 

       先暂且放下这个问题,我想问问,什么是教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教育观,在我刚刚工作的时候,我总是希望自己像阳光一样,给学生们温暖,照耀学生前进,我总认为我可以带出很多才华横溢的学生。可是随着时间的推进,我的观念在变化。每一次顿悟都蕴涵着痛苦的回忆和新思路的冲突,一种大而全的教育观已经被一种小众教育观念所改变。我现在所理解的教育是,我只要能改变很少的人,就是很好的教育者。

 

       每个人都有特定的生存状态,人与人之间,事实上存在着无法逾越的鸿沟,想去改变一个人,其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我们可以影响很多学生,但也许我们只能改变很少的学生。

 

       回到问题本身,“总有那么一两个学生懒懒散散,自己都不上心,我又能怎么办?”我会微笑地告诉你,基于以前的教育,总会有那么几个学生在之前的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都失败了,他不听任何人的话。现在到了你这里,你该怎么办?我只能回答,知天命而尽人事,去尽力改变。

 

       从年轻辅导员走过,在经历了很多故事之后回头,会发现之所以很多事情想不通,在于我们的认识水平还没有达到一定的阶段。当我们静下心仔细想想,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教育生涯,很多答案就蕴涵在量变引起的顿悟之中。心灵花园中可以有很多鲜花,也可以横生蔓草,我们可以辛勤耕耘,除去蔓草,抚平伤痕,重新迎接不竭的阳光。到那时,自会一路烂漫,花香可馨。

版权所有:山西大学研究生工作部(处)
邮编:030006 联系电话:0351-7011885 传真:0351-7018214
E-mail:yangongbu@sxu.edu.cn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