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网上投稿|站内搜索|我要提问

地址:山西大学研究生工作部(处)
电话: 0351-7011885
传真: 0351-7018214
邮箱:yangongbu@sxu.edu.cn

文化园地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园地

长白山下再相逢

日期:2016-11-08 信息来源:历史文化学院 作者:彭晨佳

 

    “白桦树刻着那两个名字/他来啦等着我/在那片白桦林……


       在被遗弃的老旧堂屋里,只有我孤身一人,昏暗的灯光下,轻抚着一张老照片,那是我们一家三口的合影,也是我这一生唯一一段幸福的时光。照片上的男人是我的丈夫沂生,那时的他还是个儒雅俊秀的教书先生,我也不过双十年华,光彩照人。怀里是我的儿子阿继,还不满周岁,是个胖嘟嘟的小婴儿,红扑扑的小脸上焕发出的光芒。


       而如今,我早就青丝变白发,红颜变老妪了,可他们,却还是那么年轻,只留下我一个。去承担失去的痛苦。


       去缅怀过去的笑语。


       去谴责战争的残忍。


       犹记得那时,沂生在外教书,我在家里相夫教子。晚饭之后,阿继在院子里玩着他的小木马,咿咿呀呀的唱着儿歌,沂生在灯下备课,我在一旁为他们缝制衣衫,操持家务。偶尔与沂生四目相顾,他眼里的柔情让我不由的双颊绯红,听着阿继柔柔的唤着娘亲,心里满满的都是为人母的慈爱与感动。


       这样的日子虽不富裕,但我依旧满足,只可惜,这美满的一切,从民国二十年开始,就画上了句点。


       那一年的九月十八日,一切都来的猝不及防,正在睡梦中的我们,被刺耳的爆炸声和枪声惊醒,我和沂生哄睡了阿继之后,来到外面,只见北边的天空火光一片。这时,我还不知道,噩梦才刚刚开始。


       在中国的东北,一场蓄谋已久的战争到来了。


       第二天,街道上都是日本人和他们的装甲车,呼啸而过,大家都不敢出家门,只在门缝里偷偷的看。接下来的几天,我过的提心吊胆,沂生更是愁苦悲愤,后来我才从他的口中得知,短短几天,长春陷落,吉林失守,我们的家乡,被日本人占领了。


       之后,黑龙江不保,再之后,东北都没了。


       我们算是亡国奴了。


       沂生也无处再教书,他经常站在窗前,口中念叨着“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之类的诗句。我知道他的理想抱负,也懂得他的不舍与矛盾,虽然我读书不多,可我不愿意他为难,在经过一番长谈之后,沂生背起行李,从军去了。


       他走那天,我呆呆地坐在院中的石凳上。“投笔从戎”的故事也听了很多,没想到自己也遇到了。


       诺大的空屋子,只剩我和阿继的家里,少了许多笑声,我一个人带着孩子也有些艰辛,可这一切都抵不过思念的折磨,仿佛每日每夜都有利剑悬在心头。我经常一个人在长长的月台等沂生,希望他出现在我眼前,可这一别,就再也不曾相见。


        阿继也渐渐长大了,眉眼像极了他的父亲,可是沂生却不能亲眼见证他的成长。我不愿相信他会离我而去,每年我都会准备好他爱吃的饭菜,做好他的衣衫鞋袜,等他回家。可我心里总有隐隐的担忧,怕沂生忘了我们。


       怕他真的,真的,不会再回来。


        直到我看见从前线寄回来沂生的手表,还有那一纸阵亡书,我才明白我的担忧何处而来。派来的军官告诉我,战争太惨烈,整理战场时只找到沂生的一截手臂,凭手表才判断出是他。


       十年生死两茫茫。


       之后军官再说了什么我没有听见,我只看到沂生一身荣光站在门外对着我笑,对我说,回家真好,有你和阿继,真好。


       生离之后竟然是死别,我从没想过我和沂生不能白头到老。以泪洗面的日子里,阿继成了一家之主,忽然就从我眼里的小孩子,变成了顶梁柱。可我明白,他那么像沂生,终究也是留不住的。


       终于有一天,阿继说他也要去当兵,为他父亲报仇,为家乡为国家而战。他眼里的渴望和热切,还有担心与不舍,和当年的沂生一个样子。我没说话,只是拿出沂生的手表小心的给他戴上。这是阿继的理想抱负,我亦不愿他为难,也无力阻拦,我只希望,沂生可以保佑他,让阿继平安回家。


        同一个地方,送走了沂生,又送走了阿继,我活下去的全部动力就只有等阿继回家,可上天真的不曾怜悯于我,我等了好久,活蹦乱跳的阿继也没有回来,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一个骨灰盒和他写给我的话。他说:“妈妈,如果我不在了,请替我和爸爸活下去,好好看看我们的新家。”


       沂生,阿继,你们何其残忍,就这样丢下我一人?我知道我没理由不答应阿继,可没了他们,我独自一人要怎么过呢?都说“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我是不是也如此呢?


       我已经很老了,已经算不清楚该是民国多少年了,可是我总会拿着照片絮絮叨叨的告诉他们,年复一年发生的变化,东北已经很好了,不会再打仗了,我们早就不是亡国奴了,很多地方还要拉警报来警示九月十八号这一天的国难日呢,我们的家还是老样子,我一直记得阿继的话。


       好好活着,然后有一天,拿着照片,去找我的沂生和阿继……


       长白山下,白桦林中。


       若有来世,再相知相逢。
 

版权所有:山西大学研究生工作部(处)
邮编:030006 联系电话:0351-7011885 传真:0351-7018214
E-mail:yangongbu@sxu.edu.cn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