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网上投稿|站内搜索|我要提问

地址:山西大学研究生工作部(处)
电话: 0351-7011885
传真: 0351-7018214
邮箱:yangongbu@sxu.edu.cn

文化园地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园地

久居学校暮气重

日期:2016-11-15 信息来源:文学院 作者:薛婉莹

 

       2014年,台湾学者薛仁明曾在北京大学宗教哲学研究会做过一次题为“中国学问要建立在‘感通’和‘修行’基础上”的演讲。在讲如何做学问的同时,他还讲述了北大这样的高校存在的一个典型问题:学生在学校呆得越久,暮气越重。


      “一般来讲,在大学里面,尤其在北大这种好说理、喜争辩的地方,本科生脸上都还比较干净、比较清爽,到了硕士生,就开始有点暮气,到了博士生,暮气就更重了。换言之,北大是一个容易让人有暮气的地方。如果有暮气,就很麻烦。今天的学问,为什么会搞到这个地步呢?最直接的原因,就因为我们在做学问时,生活已失去比较有朝气、有兴发力量的那样一个状态了。


       我们在这种地方过生活,但凡认真的好老师,都巴不得我们一天可以读书读十六个小时,越用功越好;最好就整天窝在图书馆、研究室或实验室。可很少有老师想办法让我们活得更有力气、更有朝气,也更能意兴扬扬。中国文化很强调的一个字眼叫做‘兴’,孔子所说‘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的那个‘兴’字,我们在这样的学校里学习,几乎没办法培养这个‘兴’字。生活如果没有这个‘兴’字,你待得越久,暮气就会越重。”


       薛仁明所说的“暮气”并不是一个新概念。《人民日报》在2013年就曾发表过一篇引起广泛讨论的文章:《莫让青春染暮气》。文章对当时社会中吹起的“怀旧风”进行了讨论。海魂衫,连环画,一起追过的女孩等等,诸多与青春记忆有关的素材层出不穷。再是叹老,父母眼中还是孩子的一群人,成天在比自己年幼的人面前称“老了”、“感觉不会再爱了”。作者不禁发问:“是什么,让本该朝气蓬勃的年轻一代变得暮气沉沉?”作者自己做出了回答:“少了点什么呢?想来想去,原来是少了年轻人的朝气和锐气。年轻人不应该是敢想敢干吗,不应该是直抒胸臆吗,不应该是敢为风气先吗,为什么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像是从少年直接迈入了中年?”


       薛仁明说的是北大学生,《人民日报》所指是80后一代,而我们这一代90后逐渐进入社会,尽管只是二十出头的年纪,“暮气”现象同样存在。我们中的很多人至今没有目标、梦想,对未来非常迷茫,这也是促使一部分人选择考研的非常现实的理由之一。许多可见的“鸡汤文”所宣扬的也是“成为一个心有诗和远方的人”等等偏于空谈的观点。周恩来在那个年代里说出“为中华崛起而读书”的豪言壮语,在今天当然很难再有,也不必强求再有。


       关于叹老,最直观的一个现象是,许多90后出门非常容易被小朋友叫做“阿姨”或“叔叔”。起初很多人都是哭笑不得的:不对,叫姐姐,叫哥哥。但后来干脆开始自称“叔叔阿姨”,默认了年岁的增长。一些久坐缺乏运动的90后们,在较高强度的运动后体力不支时也会半玩笑地自嘲上了年纪。基于此,也就不难理解文章中所说的80后叹老现象:人都是怀旧的,对于曾经的美好时光,眼前的压力越大、前路越迷茫,越容易令人怀念。


      《人民日报》文章的结尾说到:“年轻人有朝气,社会就有朝气;年轻人有光明的前途可奔,社会的未来就一片大好。扫除笼罩在社会上、徘徊在青年人心头的暮气,需要社会对他们敞开更多的机会之门,提供更公平的竞争环境,更广阔的上升空间。”这是主流媒体的声音。从我们自己的角度出发,“敢想敢做”是正当年的,也是不容易的。今年92岁的黄旭华院士寄语当下从事海洋事业的年轻人中那些选择离开的人:很多人都在争名逐利的时候,我们的确是清苦了些,但我可以自信地说这一生没有虚度,为了核潜艇我可以献出一切,无怨无悔。


       我们也许的确难以做到心怀天下,以振兴某个事业为己任,但戒骄戒躁,务实地建造人生却是我们力所能及的。我们只有二十多岁,新世界的大门刚刚开启,一切都有待于探索和经历。刚走出或即将走出校门的我们,面对各种未知和压力变得沉重是难免的。暮气并非不可去除,它的存在也某种意义上正是我们认真思索人生的证明啊。不妨在紧绷太久的时候,放出心底那个肆意奔跑大笑的自己。肩上的担子或许很重,稍微放下来缓缓也未尝不可,大不了调整好再扛起来嘛。

版权所有:山西大学研究生工作部(处)
邮编:030006 联系电话:0351-7011885 传真:0351-7018214
E-mail:yangongbu@sxu.edu.cn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