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网上投稿|站内搜索|我要提问
  • 学生来稿

地址:山西大学研究生工作部(处)
电话: 0351-7011885
传真: 0351-7018214
邮箱:yangongbu@sxu.edu.cn

学生来稿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园地 » 学生来稿

听庄子谈快乐

日期:2011-06-01 信息来源:《中国研究生》杂志太原通联站 作者:吕青云

先秦时期的中国,是百家争鸣的时代,如儒家的孔孟、法家的荀子、韩非;墨家的墨翟;道家的老子、庄子等。然而,我却对更钟情于道家庄子的思想。庄子思想的核心是探索人生的快乐和修养,最能集中体现他的思想的文章非《逍遥游》与《齐物论》莫属了。

逍遥便是快乐的意思。那么究竟什么是快乐呢?庄子用大鹏、蜩与鸴鸠做了形象的比喻,让人难以忘记。

北海有一条鱼,它的名字叫鲲。鲲的体形,有几千里之大。鲲变成了鸟,叫做鹏。鹏的背脊宽广,亦有几千里。它奋起而飞,翅膀就像挂在天上的云一般。《齐谐》中提到:“当鹏迁往南海的时候,振翼拍水,水浪远达几千里远。它乘着旋风盘旋着飞上了几万里的高空,凭借六月的大风离开北海。”而蜩与鸴鸠却嘲笑鹏说:“我一下子起飞,碰到榆树、檀树之类的树木便停下来,有时若飞不上去,就落在地上休息。哪里用得着飞上数万里的高空再向南飞呢?”

其实,蜩与鸴鸠是不该嘲笑鹏的,之所以如此,因为小智慧难以了解到大智慧的高深,寿命短的事物不能了解寿命长的事物的致远。朝菌它不知晓一个月的开头和结尾,蟪蛄亦不明了一年中有春有秋。它们都是寿命短的动物。楚国的南部有一种叫做冥灵的树木,它以五百年当作春,以五百年当作秋;远古时代有一种大椿树,以八千年当作春,以八千年当作秋;这些是都寿命长的。蜩与鸴鸠凭着自己微小的力量生活在天地之间,满足于在榆树和檀树之间穿梭,即使飞不上去,落到地上也认为没什么了不起的。所以,蜩与鸴鸠的快乐只是小逍遥,一种自满自足的逍遥。但这点逍遥对于鹏来说则显得微不足道了,单是鹏的翅膀就有几千里之广,要飞往远方,必须飞到数万里的高空之后再往南飞。

每个人作为社会的个体,不应限于像蜩与鸴鸠那样的自足,因为那样会让我们变得鼠目寸光,进而会限制我们的发展。当然,鹏也不能够去讥笑蜩与鸴鸠的自满,毕竟,个体的大小和能力不同,每个个体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快乐。

达到逍遥境界的人便是达到了庄子所说的逍遥的最高境界——无待,也就是没有依赖,可以不依赖任何事物而存在。那么,真正的逍遥到底存在不存在呢?我个人认为是存在的,但是我们却只能在追求快乐的过程中不断地接近它,在不断接近的过程之中感到快乐。

正如,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的所讲的那样。

因此,道德修养高尚的“至人”能够达到忘我的境界,精神世界完全超脱物外的“神人”心目中是没有功名和事业的,思想修养臻于完美的“圣人”也从不去追求名誉和地位。然而,对于那些至人、神人和圣人,也许在现实中并不存在,但是有很多人都在追求成为这些人,他们在接近理想的过程中体会着理想实现的快乐。

那么我们快乐吗?为什么不快乐呢?造成我们不快乐的原因又是什么?

庄子在《齐物论》里给予了回答。

才智超群的人广博豁达,那些有点小聪明的人则乐于细察、斤斤计较;合于大道的言论就像猛火烈焰一样气焰凌人,拘于智巧的言论则是琐细无方、没完没了的。他们睡眠时神魂交构,醒来后身形开朗;跟外界交接相应,整日里勾心斗角。有的疏怠迟缓,有的高深莫测,有的辞慎语谨。小的惧怕惴惴不安,大的惊恐失魂落魄。他们说话就好像利箭发自弩机快疾而又尖刻,那就是说是与非都是由此而产生。他们将心思存留心底,就好像盟约誓言一般地坚守不渝,那就是说持守胸臆坐待胜机。他们衰败犹如秋冬的草木,这说明他们日益消毁;他们沉湎于所从事的各种事情,致使他们不可能再恢复到原有的情状;他们心灵闭塞好像被绳索缚住,这说明他们衰老颓败,没法使他们恢复生气。他们欣喜、愤怒、悲哀、欢乐,他们忧思、叹惋、反复、恐惧,他们躁动轻浮、奢华放纵、情张欲狂、造姿作态。好像乐声从中空的乐管中发出,又像菌类由地气蒸腾而成。这种种情态日夜在面前相互对应地更换与替代,却不知道是怎么萌生的。算了吧,算了吧!一旦懂得这一切发生的道理,不就明白了这种种情态发生、形成的原因?

所以,人的不快乐来源于矛盾和冲突,来自于是非,超脱不了是非,我们就会苦恼。那些矛盾和是非,来源于人各自的成心即偏见。然而是非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之所以在生活中出现了是非,则是由于观察者的角度不同而已。就如同盲人摸象。同样的一头大象,有人摸了以后说像簸箕,有人说像柱子,有人说像一面墙,还有人说像管子,于是,大家各执己见,争论不休。因为每个人得出的结论都是自己的实践总结,都认为自己是对的,却没有人会想到换一个角度去实践调查一下,没准就会获得不同的答案。最后,把大家的看法汇总起来,就成了一个整体,就形成了对大象的全面认识。

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一样的道理,当我们遇到别人跟自己观点不同的时候,不要着急与别人辩解,而是应当尊重他人,试着去理解他人,因为我们自己的认识和观点也都是片面的。这样一来,生活中就少了很多的矛盾和冲突,我们也就获得了快乐,在获得快乐的过程中不断地接近着真理。

(作者为山西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硕士研究生)

注:本文已刊登在《中国研究生》杂志2011年第5期

版权所有:山西大学研究生工作部(处)
邮编:030006 联系电话:0351-7011885 传真:0351-7018214
E-mail:yangongbu@sxu.edu.cn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