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网上投稿|站内搜索|我要提问
  • 学生来稿

地址:山西大学研究生工作部(处)
电话: 0351-7011885
传真: 0351-7018214
邮箱:yangongbu@sxu.edu.cn

学生来稿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园地 » 学生来稿

研究生阶段,我们该学些什么

日期:2011-06-08 信息来源:《中国研究生》杂志太原通联站 作者:黄瑶

研究生阶段,我们该学些什么?所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也许处于这一阶段的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诠释。当然,也许更多的只会是一个大大的问号在心里深处徘徊的摇摆。研究生阶段,我们究竟该学些什么?其实这是个自问自答得话题。研究生,顾名思义是做研究的学生。那么研究生阶段,定然是学习该如何进行研究,如何在自己的领域中进行专业的学术思考。

在教育心理学中,有一个非常著名的试验,是由美国心理学家完成的“双生子爬梯试验”。让一对双胞胎在不同时间学习爬楼梯,一个是从48周开始练了6周,到了54周学会了爬楼梯;另一个是从52周开始,练了2周,也是在54周时学会了爬楼梯。后学的尽管用时短,但效果不差,而且具有更强的学习意愿。并且在做了无数次试验后,证明孩子在52周左右,学习爬楼梯的效果最佳,能够用最短的时间达成最佳的训练效果。随后,他又把这个试验领域扩展到成人的学习过程,都得出了相类似的结论,即任何一个训练或教育内容针对某个特训对象,都存在一个“最佳教育期”。抓住这个最佳的教育期,根据不同时期重点设立不同活动,开始学习。换言之,就是在52周左右的时候安排爬楼梯活动是适合孩子发展。这就是我在此不厌其烦赘述的原因。那么回到原点,假如把研究生学习作为一个学习活动,我们该如何针对性的训练哪个方面的能力。

不要泛泛而谈我们该如何致力于研究,也不要详细叙述如何开展某个专业方向、领域的项目。剖开专业包装的素裹,身处研究生阶段的你我,脑海里剩下的还有什么?

研究生阶段,我们并不应该执着于按部就班的苦啃书本,前人的著作太多,你想用短暂的三年将它们全部消化,不啻痴人说梦。你可曾试过,抛去脑袋中的课题科目,还能清晰描述你的专业构架;你可曾试过,拿到课题后抛开别人的无数论文,依然能这言之凿凿;你可曾试过,看待一个新问题,抛开过去的思路,照样能寻得一番新的见解。如果不能,那就那就请查看你的思维成长到什么阶段;如果你能,那真是一大幸事,你思维的小苗长得很是茁壮。

研究生究竟该学些什么?思维!我们传统中,总是把思维的位置模糊化,认为思维的贫乏,只因知识积累的程度不够。其实不然,“磨刀不误砍柴工”,等刀磨好了,还怕没有柴砍!可是如果钝刀砍柴呢?俗话说得好,钝刀杀人,被杀者痛苦,杀人者更痛苦。大学的培养,特别是研究生阶段,已并非单纯的知识解码或是思维累加。而应该是思维的重组再锻造,提高思维的水平。大学所培养的是一种不同常人的思维水平、思维能力和思维境界。

在我们的学习生涯中,逐渐形成这样一种思维,认为中国的知识思维构架不如西方。原因是我们是一个感情的国度,我们实在不能理解那种“假使邻居的狗叫影响我休息,我会报警”的思维。我们的思维深度较之西方而言,有明显差距。人文领域和自然领域的研究中,思维方式和水平也是截然不同的。比如我们对于人的评价,通常是说优点缺点,或者干脆几几分,分开来谈。这样的评价真的是客观公正科学的吗?其实不然,对于人而言,何谈优缺点之分呢,只有特点的差异而已。我们来打个比方,通常我们认为心胸狭窄之人是其性格所致,多与所在的社会层面、知识层面限制有关,思维多停留在形式逻辑上。如果这样解释,那么高科技犯罪之事又该如何解释呢?不过可以肯定地说,人的行为一旦出现了偏差,都与思维有着密切的联系。可以说,思维健全起来,人格就可以不断健全起来。从另一个角度上,我们来解释下形式逻辑的更高层次,也就是我们现实中常提到它的对立面,辩证逻辑。我们往往觉得我们看事物形式化,停留在表面,是没有辩证的看待问题。所谓辩证逻辑,在哲学界中至今仍未形式化,而人们对于辩证法却一直简单分为“一分为二”“两点论”,这并非辩证法的真谛,充其量不过形式主义化了而已。使得人们在生活中不能很好利用辩证的观点来看待问题。

中国的传统思维通常是一种整体性思维,把对象作为整体分析,作用于经验和直觉,很少对对象进行深入的分析。除此之外,比喻性思维也占主导部分,类比、类推的思想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的运用比比皆是。推己及人,将心比心,从古人开始,就一直传递至今。领导和群众的关系就如同水和鱼的关系;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就如同园丁和花朵的关系。前几年,人们还比较重视隐喻,甚至一度把此作为思维活跃高深的重要标志。推及到教学中,学生们建议老师多举例子。一来理论性的东西太枯燥,讲个例子活跃下气氛;二来,当然也是最为重要的原因,理论性的知识层面太高,太抽象,如果不加以形象化,会造成理解方面的障碍。但是我们要清楚,举例子在低层次中可以很好的使用,可是一旦在较高的层次中,要么就是例子永远是貌合神离或者就是无法举例。这一现象,在中国的文科领域中尤其突出,这对于文科中的理论讲授者始终是一大难题。

西方人的思维一般是分析取向,相对于我们的平面化思维,他们更多的是一种立体化思维,并非完全的立体化思维,平面化思维仍然在他们的思维中占有一定分量。西方人强调分析,但他们的出发点也是整体。黑格尔的哲学中,就不断强调“整——分——合”,就是基于此。其实,思维的元素组成并没有东西方之分,感性思维、理性思维、平面思维、立体思维,在东西方的思维中这些成分都是存在的,唯一的区别就是所占的比例不同。对于我们而言,也许感性化思维居于主导,理性化思维不及感性化思维活跃。所以现实中我们总感觉,西方人学习中国的知识会比较容易,那是因为他们在思维上比较占优势。在文理科对比中,这种思维的差异就更加明显。我们的思维中,总是定性的认为文科生感性思维强,所以文章写得好;理科生理性思维强,所以实验操作好。难道真的如此,我不否认,文科生从整体层面来说写文章不错,但在现实中,尤其现在这个信息爆炸的社会,汲取知识来源的广泛,理科生所写出的文章已经丝毫不逊色于文科生,甚至往往还会略胜一筹。思维的严谨,加上素材的积累,文辞的修饰,那就能达到锦上添花之功。相反,文科生在理科思维的构架上则明显不足,倘若不经过训练和雕琢,素材的积累与文辞的点缀,也许文章就会贫乏,让读者味同嚼蜡。华丽的词藻并不是文章的取胜法宝,流畅的思路,才是文章出采的首要。理科领域的研究者,多属于实证主义者,从知识元素体系到方法论支撑都是西方的。毕竟自然科学领域,我们近代几乎全是引进西方,从一开始的翻译引进,到现在的全面交流,可以说自然科学的体系思维,我们都属于“拿来主义”。因此,在多年的熏陶下,理科生就逐步形成了一种西方的思维模式。而这种思维的推导,则会蔓延到生活的各个领域,造成了不同。但我们却不能说他们的思维中就是理性思维,事实上,他们的思维中感性思维的存在成分也是很突出的。甚至说,在人类领域中,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的人的思维体系中都存在感性思维、平面思维,知识所占成分和明显度的区分而已。

就算在文科领域,也并非全是感性思维做着主导,比如在文科领域中,通常有一种被人们常用的方法——文献法,即文献分析法,就是对文献进行定量、定性的分析。并非我们单纯意义上的知识粘贴与整合,它需要深度的加工,对知识进行重新的排序整理,规划成适合的模式和安排,从而为下一阶段的科学研究服务。

我们通常关注事物的功用,而忽视事物的由来,在研究领域中也是如此。尤其在中国的文化哲学中,更是实用主义意味浓厚。洋务运动中张之洞主张“中学为体,西学为用”重点就在“用”上。“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不可能的,精华和糟粕是相对的存在于同一体中,你定义的糟粕也许只是相对于你而言。这种“一分为二”使我们往往迷失事物的真正本质而难以学习到真正的东西。无论是哪种领域,都要注重学科的一种传承,人文科学尤甚。在我们研究生阶段,用常识的思维水平来解决和回答专业问题,是走了中国传统的知识分子老路,完全陷入文献法的道路。文献对于后人的作用:一种是如果它在我们的范式中,我们认为它是真理,那么它们就成了我们的梯子,这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另一种是对于文献的批判,倘若是全面的批判、深入批判,就能激发我们的思维,达到新的高度与创新,从而使我们自己成为先知,这就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另一种并列状态“踏在巨人的脸上”来前进。

如今我们身处这样一个专业化时代,开展的是专业化的研究生学习,所进行的是这样一个专业化研究。不敢说专业化究竟是好是坏,只能说它对我们又提出了更多更新的要求——思维的训练,使我们能利用“巨人”前进的更多更远。也许这才是我们研究生阶段更多思考的问题与最终解决问题的途径。

(作者为山西大学教育科学学院研究生)

注:本文已刊登在《中国研究生》杂志2011年第5期

版权所有:山西大学研究生工作部(处)
邮编:030006 联系电话:0351-7011885 传真:0351-7018214
E-mail:yangongbu@sxu.edu.cn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