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网上投稿|站内搜索|我要提问
  • 学生来稿

地址:山西大学研究生工作部(处)
电话: 0351-7011885
传真: 0351-7018214
邮箱:yangongbu@sxu.edu.cn

学生来稿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园地 » 学生来稿

面对研究生教育,我们需要的是审视自己——彭堃墀院士访谈录

日期:2011-11-21 信息来源:《中国研究生》杂志太原通联 作者:黄瑶 李春晓

编者按:目前研究生教育、研究生与导师关系、研究生就业等诸多问题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和学校的重视,同时也是研究生的热议话题,记者就有关问题深入采访了山西大学光电研究所的彭堃墀院士。

记者:研究生教育处于高等教育的最高层,既是高等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实现高等教育强国的主体,具有关键性和引领性,您是如何看待研究生教育的?并谈一谈您的教育经历?

彭堃墀院士(以下简称彭院士):首先,来谈谈我是怎样看待研究生教育的?研究生教育,其实就是培养高等人才的精英教育。研究生教育始终贯穿着学科的先进性和创造性的内容。博士阶段注重点在掌握本学科广博基础理论和技术,了解学科的学术前沿。只有洞悉学科发展的前沿,才能找准自身发展的方向。博士后阶段主要是协助教授培养博士生。让博士后在科研实践中锻炼,提高自己组织、指导学生开展研究的能力。力求通过这个阶段的学习锻炼,了解如何科学项目,如何组织团队,为今后的独立科研打下良好基础。同时,参与、配合创新性的研究活动,做好教授的助手。一个年轻科学工作者在经历了博士阶段的学习、博士后阶段的锻炼之后,就可以成为一个独立的科研工作者了。

从我自身而言,也是遵循着这样一个发展轨迹。当时没有正规的研究生教育,而在本科教育五年中,也由于历史的原因,穿插着各种政治运动,占用了很多的学习时间,对知识系统掌握不够,所以在我毕业以后,到山西大学工作的前几年,我把物理系的基本课程又全部自学了一遍。现在回头看来,本科教育的基础对研究生的学习是非常重要的,毕竟万丈高楼平地起,基础的夯实与否决定了今后自身科学水平的提高。当时,我们国家在实验物理学、实验科学这方面比较落后,因此一般在大学接受的实验技术训练很少,特别是未遇到过高水平实验的环境。对于自身这方面的不足,我是通过国外学习弥补的。在国外的几年学习时光里,我从事实验方面的研究,通过掌握先进仪器和核心技术来进行物理学的基本研究。希望通过这样训练来达到理论和技术的融合。这些年来,我校光电所也是按照这样的方向来培养学生的。当然,如何做到理论与实践的完美结合,也是我们今后需要继续努力目标。

记者:您在学术研究上卓有成就,也培养出了许多优秀的学生。那么您能否结合亲身体验谈一谈研究生教育中导师的作用及学生与导师之间的关系?

彭院士:古来往之,师与生都是不可分割的共体。师之作用,引而导之;生之作用,求而学之。在我看来,导师和学生的关系实际上是教学相长,导师为主。导师的主导作用主要体现在对学生的培养问题上。如何保证选题的先进性、前瞻性和可行性,这些都是需要老师指导的。学生无论从知识背景还是学术经验上,都不能独立于老师去学习、选题,和确定研究方向。同时,作为导师,要做到因材施教。考虑学生的实际情况,哪些学生适合做实验,哪些学生适合做理论,都要区分开来,分别培养。导师一定要把学生带到学科的前沿,让学生清楚该学科的发展趋势,掌握该学科的基本技术,知道它的发展前景。这样当学生进入社会后,就可以胜任社会对他的考验和要求。这都是师生关系中,老师主导性方面的体现。学生在师生关系中的作用则体现在具体的科学研究当中。导师需要实际第一线操作科学资料来丰富自己思想,导师提出想法或问题,学生在实验和具体工作当中验证其可行性,并及时反馈给导师,以便于研究方案的调整和提高。实际上在教学相长这样一个机制下,教师提想法和方案,学生根据老师的想法去完善丰富这个方案,这样就能够在信息的沟通反馈中促进师生双方创造能力的提高。

当然,要做到上述要求,师生都需要做到“刻苦学习”。首先,老师要做到刻苦学习,要始终保持在科学前沿,这样才能始终带领学生处于学术前沿中,保持学生在较高的起点上学习研究。积极发挥导师的作用,使学生少走弯路,奠定更有成效的、可长远发展的研究基础。对于学生来讲,“刻苦”二字同样重要,学生对学科要有浓厚兴趣,才能在学习中持之以恒。对从事科学研究学生来讲,勤奋是必备的品质。

记者:如今研究生教育中存在着“研究生自身素质较低,攻读学位的功利性较强”的现象,特别是文科领域,您是如何看待这种现象的?您认为现在的研究生和您那时候的研究生有什么区别?

彭院士:也许时代的衡量尺度不一,但沉淀下来的深刻的东西却是不变的。其实,从我多年来所带的学生素质来看,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差异。我招学生没有什么要求,只需“勤奋”即可。人的素质、才能是有差别的,但不能否认,绝大多数人都是处于中间状态甚至更差。受到培养就成为一个人才,不培养就还是游离在那个中间状态。在现实中毕竟非常拔尖、特殊的人是少数。我不否定天才,但不管怎样,刻苦都是必须的,绝大多数都是可塑之才,经过培养都能有所作为。对于学生而言,天才毕竟是少数。但是你可以成为人才,成为社会需要的人才,所以我觉得应该从这个角度来培养研究生。一个学生的素质问题说明不了问题,但是倘若一个老师培养的学生有相当数量的都有问题,那么说明是老师自身存在问题。身为导师,应该思考,如何让学生热爱科学,踏实工作,戒骄戒躁。现今这个社会是有些浮躁,学术界也有,但我们必须看到这只是一部分,并不是所有的研究者都是浮躁的。归根结底,当今学生的素质较差还是教育问题。

当然这个问题就文科和理科而言,也有差别,但本质上不应该有太大差别。文科比理科对各种社会思潮、焦点问题反应得更快、更直接。在当前社会日趋功利益的情况下,这样的问题也在所难免。因此在研究生的培养上,对于文科老师的要求可能会更高一些,必须要有一个很好的人生标尺,不仅要学问好,更要做人好。要始终把“坚持真理、服务社会”作为培养的基本点。“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立身而行无论在任何时候都是对老师最起码的要求。做事先做人,成才先成人。

过去的研究生和现在的研究生相比,现在的研究生更敏感、更现代。这是时代问题,也是我们回避不了的问题。社会在更替,人类在发展;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似一代强,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当然世事变迁,我们看问题的角度也要随世事而变。现在的人更多的表现为现实过多,耐心不足。但是我们不能一竿子打死,认为“现实”就不好了,享受过度就是贪婪,但在自身努力服务于社会的同时,享受人类文明科技发展这也无可厚非。

记者:对于现在研究生在求学中面临的困惑,比如就业问题,请您为其成长发展给予建议。

彭院士:从我自身出发,我认为社会对学生的认可程度,很大程度标志着教学质量、学校的好坏。从我们光电所而言,我一直把我们学生的出路问题作为一个重要的问题来考虑。学生毕业后能否找到工作,培养的学生能否受到社会的欢迎,这些都是检查我们对自身教学科研工作好坏的一个重要指标。照理说我们学的是最前沿的科学,学生就业前景应该是很光明的,可是物理学学生的出路问题仍然十分严峻,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认为这是教学质量和培养方式的问题。现在不是不需要人,而是需要适合的人;不是没有工作,而是没有适合的人做这个工作。同样,文科方面也存在这样的问题,用人单位需要找一个擅长文书写作的,同时也懂法律、会计的人,可能胜任者的却也寥寥无几。这就是教育与社会的脱节。

我除了要求自己的学生要努力学习物理学方面基础知识外,要结合社会发展的需求调整自己培养方式,形成自己特点。从学校来讲,要很好考虑社会的需求,踏踏实实培养社会所需要的人。研究生教育并非要求所有的学生都要做最顶端的研究。在培养目标上,主要有两个“定位”:一是研究层面的人才,让他们学成后能到大学或者其它研究机构。二是技术层面的人才,让他们适应社会技术层面的需要。学校应该首先把满足当地人才需要作为培养目标。社会竞争愈激烈,对人才需求就愈大。有人说学物理学的研究生不好找工作,其实归根结底,不是学物理不能分配,是培养的人不能胜任社会需求。在人才培养上,教学和科研(或实践)并重是十分重要的。倘若老师不做研究,怎么知道社会发展的问题在哪儿,怎么知道学科前沿在哪儿?光靠几本书是绝对不行的。老师不能及时更新思想、发现问题,就无法具有创新意识、创新能力,也就更不用说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了。当然对于文科生同样也是如此,如何使文章简明扼要、如何做到视角敏锐、如何提出独到建议,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当然,我们处在历史转型中,虽然教育改革中的确存在一些问题,但这也是充满生机和发展的大环境。科学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主流的趋势仍然是为踏实努力的人群所引领的。社会需要时代的弄潮儿,更需要踏实的耕耘者。这是社会对我们提出的要求,也是今后我们努力进取的方向。

记者:谢谢彭院士。

注:本文已刊登在《中国研究生》杂志2011年第6期

版权所有:山西大学研究生工作部(处)
邮编:030006 联系电话:0351-7011885 传真:0351-7018214
E-mail:yangongbu@sxu.edu.cn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