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网上投稿|站内搜索|我要提问
  • 学生来稿

地址:山西大学研究生工作部(处)
电话: 0351-7011885
传真: 0351-7018214
邮箱:yangongbu@sxu.edu.cn

学生来稿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园地 » 学生来稿

光影武魂“千拳一路、万镜一情”——赏析《一代宗师》

日期:2014-05-06 信息来源:《山西大学研究生》 作者:曹之琪

着铁骨正气之线——叶问

雷声轰隆,雨水坠地四溅,巨型铁艺大门倒影在雨水中轻摇。大雨急促,雨声嘈杂,随着特写几处雨水滴入积水的以动意静之景,众人奔至。一人背影,着黑色长袍,戴白色礼帽,笔挺直立——由梁朝伟所饰叶问登场。众人齐声一喝,切入叶问泰然自若,语气轻松的讲述功夫的人物特写。雨水顺帽檐儿淌下,转身,音乐骤然紧凑喧扬,打戏开场。叶问行云流水般的功夫流畅推进。俯拍,特写,推、拉、摇镜头,组合这场精彩大戏。落雨和水花飞溅,烘托着力量刚劲的制敌破坏力。影片《一代宗师》同样无悬念的在开场5分钟之内上演冲突对抗戏码,以完成电影叙事首段构置中的第一波小高潮,吸引观众。随后叶问独白,讲述自幼习武的过程,介绍话不多的妻子。金楼本是风月地,叶问携妻金楼听曲儿,旁人侧目,叶手搭妻,纵是百般滋味、千般目光,妻瞬时微笑扬起面庞,幸福甚至犹如孩子般的得意溢于言表。妻亮灯待夫归,直至全家合照,背景音乐悠然温情。没有人物台词,只是镜头组接配以叶问独白,夫妻之间的和睦便已深入人心。

“如果人生有四季的话,我四十岁前都是春天。”这一句便引出了对“春天”的故事叙述。一九三六年,广东佛山。满堂贴金的奢华金楼,曼妙风尘女子眉目精致如画。细叶弯眉,卷发做髻贴额,形态各异,丰姿绰约,妙不而言。宫老先生和马三在此为宫老南方隐退仪式邀南方拳手搭手。马三大打出手,惹南拳各派愤起,遂推叶问出战。马三因大闹金楼被宫老驱逐。大雨滂沱夜,马三离,宫二至。宫二对父亲将与叶问比试深表不满,而宫老与赵本山所饰的隐退师哥的一番对话,表明了宫老的真意——“宝森不是想当英雄,是想造时势。”

金楼老板灯叔为叶问封厅“祝贺”,似闯关般做一场试炼。光线由窗外射入,纱幔遮挡,因此金楼内的戏,侧光居多,隐约着金碧辉煌中的神秘色彩。三姐、账房先生、勇哥,皆先诠释本门武艺,再行比试。精彩之余施几分戏谑,虽精彩有趣,但也不乏列位前辈对叶问的关切指点。宫老叶问二人比试中,最核心的莫过于宫老的一番寄语:“叶先生,今日我把名声送给你,往后的路你是一步一擂台,希望你像我一样,凭一口气,点一盏灯,要知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灯就有人。”正如断饼之时宫老所言,“宫某赢了一辈子,没有输在武功上,没成想,输在了想法。”宫老未输,他欣慰于见到了比自己视野更为开阔的年轻一辈,不限于南拳北传,而是一句“天下之大,又何止南北?”大成若缺,也应证于那掰掉一块的饼中,正是今日宫老以己造势,推叶问一战成名,一块断饼成就一代宗师,更成就了日后武传天下。

宫二不解父亲深意,不甘于从无败绩、至高无上的父亲竟输给小辈,执意向叶问下了战帖。宫二代父参宴,挑战叶问。画面中歌剧声响起,宫二正中桌前坐,神情肃穆坚定。身旁身后环绕的金楼女子神态各异,歌剧与金楼人景结合原令我颇为错愕,然而画面犹如一幅古油画,浓墨重彩迅速深入人心。音乐悠扬,许一场爱意登场,边上女子吸吐烟雾,妖娆香蕴。不得不感叹这如画女子便是金楼富丽堂皇修饰下的醉人美景。宫二、叶问相对而坐,我心底如宫二所言“可惜了这一屋的精致”,此刻融情入戏,真心喜欢此情此景。幸好叶问一句“功夫是纤毫之争,真打坏了东西算你赢。”即是一场精致微妙的比武。急促鼓乐忽停忽起,起伏之中扣人心弦。比试中两人近面相视,爱意萌动。宫二坠楼一瞬,叶问急忙伸手相救,此刻情意在二人心中已是蔓延。宫二借力反转一拉,两人同在空中坠落之际,一掌推叶问至底。宫二潇洒坐于围栏,叶问仰望,两人相视一笑,输赢已远,情意已近。临别,宫二一句“你来,我等着”,成两人约定。至冬,飞雪,两人往来书信“叶底藏花一度,梦里踏雪几回”,“一约既订,万山无阻”,可见二人相隔万里,难免相思纠缠。

叶问准备前去东北,妻已然察觉叶问、宫二之间的情愫,只是在叶问为其披上新做的大衣时说,佛山有这么冷吗?默然无奈,却终究掩不住悲伤,拍全家福时,撑出笑容,泪水已在眼眶中涌动。在巨大的炮轰声和漫天的火光之中,全家福照片炸毁,也预示着叶问与家人缓缓的安逸温情荡然无存。一九三八年,佛山沦陷,叶问未能如愿去东北见宫二,独白中说:“如果人生按四季分的话,那么我的家就像从春天一下到了冬天。”炮声轰鸣中潦倒度日,劈了昔日练功的木人桩,最终卖掉那件为了去东北准备的大衣。终是不舍,扯下一颗扣子留作念想。抗战八年,他失去了收入、朋友和家人。

引轻柔刚毅之线——宫二

一九四〇年,马三投日。宫老希望马三回头,马三执意不肯,宫老要收回教授马三的武艺,由此两人动手互伤,宫老二次驱逐马三,随后去世。宫二悲愤中排除重难坚持为父报仇。此间,宫二在火车上与一线天相遇,并帮助身负重伤的一线天躲过日寇追查,张震所饰的一线天登场。整部影片叶问、宫二、一线天,三线发展着各自的宗师之路。

远景中天地一片苍白,为宫老送葬的队伍在漫天飞雪中前行。马三弟子挡路,老姜挥刀破挽葬,双方仇视升级。马三终是在心里将师徒情谊看重的,仅是马三的彰显与宫老的藏锋不相容。宫老怎会在武艺上不如马三,马三再年轻力壮,想必也不会在短短几招之内置师傅于死地。即便马三走错了路,宫老也是再一次成全了新人,又点一盏灯。马三弟子前往为师爷送行,诠释了“有灯就有人”,宫老所授武学必将传承。宫老遗言不问恩仇,对宫二、对马三都成了一句于事无补的疼惜。宫二悔婚奉道,为父报仇名正言顺。古佛矗立间,她臆想对宫老先生说,若是和女儿想的一样,就让女儿看到一盏亮着的佛灯。果有一盏灯亮着,宫二就此奉道。宫二奉道前同已逝的父亲吐露心声合乎叙事情理,但亮佛灯这段戏略显俗套,如同请求神谕。

一九五〇年,香港。叶问立足于当地武馆教学,仍将那枚扣子钉于墙上,宫二在他心里仍旧是个不变的念想。此刻,一线天为脱离某组织,以一敌众,画面与开篇时叶问登场首战极为相似。雨夜,在摔打中雨水夹杂着血水,溅起滴滴鲜红。与叶问咏春不同,一线天的八极拳更加刚劲,更显暴力。尤其最后一击,掷一人飞撞墙角,破损的砖块四落,淌着鲜血。俯拍一线天立于雨中,眼神苍劲如利刃。

大年夜,叶问在香港与宫二相见,向宫二说明当初准备去东北,碍于战事未能如愿,至今仍留着那颗大衣扣子暗表心意。宫二回绝之后,叶问与宫老隐退的师哥相见,得回复:“一门里,有人当面子,就得有人当里子,面子不能沾一点灰尘,流了血,里子得收着,收不住漏到了面子上,就是毁派灭门的大事。面子请人吃一只烟,可能里子就得除掉一个人。”这一门里宫老是面子,隐退的大师哥是里子;也可说宫二是面子,马三是里子;叶问是面子,一线天是里子。面与里,就是影片中的一场哲学辩证。

影片的叙事线闪回到一九四〇年,大年夜,东北人头攒动的火车站,宫二大战马三。镜头中老姜坐于车站长椅,猴子蹲坐于前,又是一幅亟待要事爆发的静谧画面,雪花飘散,火车蒸汽弥漫。人来人往的嘈杂声中,宫二静止于座,淡然而坚定。此时的特写镜头,恰到好处的替代了情节化的语言手段,却精准展现了人物内心状态,并加以视觉化。一盏灯忽明忽暗,火车驶来,音乐迅速带入情绪,我们知道,马三到了。起身,推开门,漫天飞雪与蒸汽间宫二面无表情的毅然前行。老姜刀锋掠过,马三随行者们的棉絮飞扬,皆成手下败将。老姜的两场武戏,将这个清末的刽子手精湛刀法呈现于观众眼前。宫二登场,旁人罢手。烟雾缭绕中,雪花舞,衣襟扬,光影交错中,二人比武间似流水顺畅游离。至宫二推手致使月台座椅连根拔起,我才意识到二人全力以赴,夺人性命之势。伴随火车开动,打斗进入高潮,动作在闪动时无声,乐起,宫二被推向驶动的火车,然而逆转如宫老与马三同一招数,马三倒地。光影气雾弥漫中,宫二离去的背影如英雄豪杰令人敬畏。回屋后,宫二吐血晕厥,随着老姜呼喊“姑娘”之声淡出视线。

凝武林之气、荡宗师之魂

一九五二年,一线天在香港开设白玫瑰理发厅,并授徒,将八极拳传入香港。同年宫二与叶问相见,互诉情意。老街,到处拉扯着电线,满是匾额,昏沉的路灯罩着凄清无人的街道,宫二仰头:“一眼看上去,这儿不就是个武林吗!”两人一起走向街道深处。镜头中烟雾轻卷,光线中透着丝丝暖意,宫二抽着大烟缓缓躺下,眼神凄迷,终此一生。老姜交给叶问宫二奉道时的发灰,并说将宫二托付于他。积水中映着铁门的倒影,流动般的扭曲着,叶问踏水而过回头一望,记忆中的妻回头一望,镜头中交错的时空中已是诀别。

整部影片以宫二和叶问的画外音独白结束,宫二说:“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如宫二与叶问、与一线天、与老姜、与马三……叶问说:“有人说咏春因我而起,因我而收,我但愿他们说的是对的。我一辈子没挂过牌,对我而言武术是大同的,千拳归一路,到头来就两个字,一横一竖。”叶问如宫老先生期望的那样,传灯无数,武传天下。

王家卫式的光影灵动

整部影片中,深刻印象三次雨夜。第一次,叶问雨夜以一敌众;第二次,马三离、宫二登场;第三次,一线天与叶问相似的雨夜打斗。三场戏,三夜雨,宗师并非叶问一人,故事线也并非叶问一条。对于一线天的留白,始终是我对这部影片倍感遗憾之处。以人物现武林,影片的叙事结构,被观众评说深奥,源于《一代宗师》的多线叙事与碎片叙事的结合,与观众以往的观影经验不相符而凸显出了不适应。“习武之人有三个阶段,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影片中的每个人都是武林众生,芸芸众生之中有宫老先生般的豪杰祖师,也有如三江水般的地痞流氓。人物塑造的合理生动,我想王家卫的独特风格不仅在于他独属的视觉影像符号,更在于每一个人物形象深刻而明晰的刻画,如叶问沉稳有度且知进退,面对日寇有气节,及传武于天下的开阔眼界和思想。

传统叙事为——以东方文化为土壤,以“戏影”起始而发展形成的基本艺术规律作为创作概念。而以往王家卫的叙事结构皆为那种与缜密的理性叙事相叛离,呈现碎片化的后现代主义性。除了《旺角卡门》的整体型略强外,《阿飞正传》、《堕落天使》、《东邪西毒》、《2046》等都是碎片化情节的拼合。没有单一的叙事轴,没有单一的叙事线。触人心弦的往往是一句台词或一个场景。这种断裂感在大量的碎片表象中传达出影片意旨,重点不在于情节的张力,而是大量独白与碎片故事的粘合。粘合后的整体仍然是后现代主义的碎片代表,但一部电影的整体性豁然出现于眼前。《一代宗师》并未像《重庆森林》讽刺现代社会犹如快餐的爱情和《东邪西毒》寓荒凉沙漠于现代都市般的浓重后现代色彩。如叶问所说宫二多年文戏武唱,只差一个转身,那么《一代宗师》则是武戏文唱,转身为一部温情的文艺片。

王家卫电影中经常出现的回旋往复的结构形态,在《一代宗师》突然回转到一九四〇年的时间闪回,反复出现的雨夜、拍照、香烟等。而在《东邪西毒》中,则是“桃花”意象的反复出现,《重庆森林》里的时间提示,《春光乍现》中“瀑布”、“踢球”、“夜景车流”等。时空转换在影片中来去自如,他以往的影片中人物与时间的交互是异常强烈的,时间如经典的5月1号。这种独特的时空元素也贴上了“王家卫”试的标签。《一代宗师》的剪辑感有明显王家卫式的痕记,却失了最纯于王家卫的味道。明显的剪辑并没有产生鲜明节奏,而是悠然叙事,整体接近了大众电影创作族群的口味。他的剪辑总是不以叙事为目的,而是用画面来烘托整部影片的氛围,从而传达思想。利用快速的剪辑来重塑时空,跳出传统的叙事流程,集中于人物自身,描绘出人物在无序中的精彩人生。人物特写,光影交错中的戏曲、歌剧、如油画般的画面、拍照一刻的定格等等仍然构建了《一代宗师》杰出的美学成果。

综其令人醉心的光影,《一代宗师》悠扬如袅袅迷香,焕然悠荡,如乐如画。若与以往的王家卫影片相较,终未有穿透震撼的深刻感。

 

版权所有:山西大学研究生工作部(处)
邮编:030006 联系电话:0351-7011885 传真:0351-7018214
E-mail:yangongbu@sxu.edu.cn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