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网上投稿|站内搜索|我要提问
  • 学生来稿

地址:山西大学研究生工作部(处)
电话: 0351-7011885
传真: 0351-7018214
邮箱:yangongbu@sxu.edu.cn

学生来稿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园地 » 学生来稿

时光留下的遗产

日期:2014-09-15 信息来源:《山西大学研究生》第11期 作者:石林

去年夏天,刚刚考完研,我和好友坐着西行的火车,去青海探寻了一番湖光山色。记忆中的艳阳将我们的脸晒出了红红的印痕,鼻头被强烈的紫外线晒出了可爱的“小丑鼻”。从青海回来以后,被人笑称变成了一块大黑炭。那时,我就在想,也许这就是时光留下的痕迹吧。试问自己时光留给了我们什么,是皱纹、是白发、是佝偻的身影、是沙哑的嗓音……所有的这些都好似宣判时光是一个刽子手,每一刀都在我们的成长中刻下难以磨灭的伤痕。其实不然,时光应该是一位收藏家、一名记录员,他拥有每个人的记忆,他带走了许多,但也终究留下了一些。

壹——时光留下色彩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女词人蒋捷笔下的韶光易逝,暗示着国土沦丧的无奈和悲痛。常常被我们引用至今,感叹世事变迁,流光易逝。樱桃树日日年年还在那里红了又红,芭蕉树也还在汲取着阳光绿了又绿。记忆中的颜色是不会淡去的。

有一日看书,书中试问读者,能够想起自己梦中场景的色彩。我合住书本,回忆起过往片刻时光里那些泛着光辉的梦,但是无论我怎么回忆都无法想起梦究竟是什么颜色了。我问同窗好友,他欣然告诉我梦是灰白的,不会添加颜色。于是乎,每晚睡觉前,我总是告诫自己,这次一定要记住梦的颜色。可是每每梦中醒来,我总是记不住它的颜色,至今,我都依旧没有答案,梦究有没有颜色的点缀。

关于梦的色彩暂且不再议论,因为有些东西回忆起来确实不易。让我们说说其他和时光有关的颜色,就好像指尖滑过琴键,留下一串音符。还记得儿时么,胸前的红领巾是烈士鲜血的颜色,那一抹动人的红色在脖间,随风涌动,泛起革命一般的骄傲,我们昂首挺胸,护卫着红色的国旗一角。和红色相伴六年,记忆中大家都有的颜色也仅有这六年的时光,此后再无这抹红色在你我胸前。

长大一些,深绿色取代了红色,那是团员证,是比红色更吸引小伙伴的色彩。就在几日前,我翻到十几年的团员证,那深绿色的外皮依旧保持着当年的风采,而里面的照片早已是那个回不来的年代,照片中的孩子眸子明亮,志气高昂,仿佛在诉说着十几年前的“小成就”,看着变了模样的照片,合住没有变色的绿皮本,长叹一声。这也许就是那课本中的“变与不变”的辩证关系吧。

贰——时光留下味道

我忘记了多久没有回到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居所了,听说那里依旧长满的爬山虎,窗前的杨树依旧郁郁葱葱,昏暗的楼道里还点着橘黄色的灯光。

记忆中的过往都似傍晚的袅袅炊烟,飘向远方。但是依旧没有变得是味道,邻居刘大娘的辣椒酱,王奶奶的桑葚,强叔叔的肉饺子……我不知道这些味道还能在记忆中停留多久,我也不知道时光留下的这些味道是否依旧准确,我同样不知道拥有这些味道的人们现在过得怎样。时光是留下了这些味道,但也渐渐擦去了过往酸甜苦辣各种滋味尽有的生活。

还记得我搬走的那天,父亲的面包车载我和妈妈,拉着一家人的行李。就要启动车子的时候,被刘大娘叫住,刘大娘探头进来,递进两瓶辣椒酱。也不知道是摸了辣酱的手刺痛了双眼还是刘大娘的煽情话语作用,我怎么也止不住泪水,不舍得离开刘大娘和邻居们。如今,我依旧记得辣椒酱的味道,微咸中带着一丝甜,不辣不麻。算不上什么山珍海味,算不上什么调料复杂,但就是这般朴实的味道却依旧在口中留存,仿佛这些味道一咽口水就能尝到一样。味道留给我的是持久弥新的感动,就好像那两瓶辣椒酱,亦或是周围邻居人家的饭菜,只要一想起,记忆的吸铁石就会把我吸回到那个满是味道的时光中。

叁——时光留下秘密

两星期以前,我给弟弟辅导功课,发现一个精美的密码本。才二年级的弟弟就有了密码本,我不经疑惑,问他密码是多少,他故作神秘说是秘密,不能告诉我。我看着密码本就忽然回想起自己小时候也有类似的本子,因为怕忘记密码就在本子的后面挑了一个图案杂乱处记下密码。所以,我就顺势翻过弟弟的密码本,令我忍俊不禁的是,我在密码本背面居然发现了弟弟拿着铅笔轻轻写下的一个数字:“237”。我没有打开,而是把本子放回到弟弟的抽屉中,也许这就是时光留下的印痕,我们流淌着一样的血脉,做着一样的傻事。

说起密码本,那个藏着青春秘密的本子,记满了当年所有的青春懵懂和泛着泪痕的伤心事,一页一页的蓝色墨迹,把青春的一分一秒刻画在字里行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把它们留到现在。记忆中,在学校大扫除的日子,我把本子撕得粉碎,丢到了垃圾箱,不留一丝丝遗憾。现如今,我依旧记得那个本子的模样,拿着气球的小男孩,蓬乱的头发,眉宇间好像驰骋着一匹野马,倔强的嘴角微微上翘。写到这里,忽然一笑,这不就是那时的我么?

我翻看了高中时开的博客,读到这样一段话:“ 天终于快下雨了,这份期待是如此冗长,另人难受不堪,感慨为什么自己不生在南方,好让雨水更多的滋润自己。那种凉凉的感觉一直是我向往的,其中夹杂着淡淡的爱和淡淡的思念。如果说思念是难以平息的,那真的可以化成无形的力量去影响着人,改变着人。”读到这段话,我忽然意识到原来的自己是有多么的矫揉造作。回忆起托着下巴,呆呆的在窗前看雨的时光,想来还真是那么可笑。十几岁的年纪,在下雨天思念着第一次喜欢的人,我用模糊的文字记录了那段时光的故事,一些被雨水冲刷干净,一些还在悄然延续……

肆——时光留下眷恋

每当旅途中的大巴车翻山越岭的时候,我常常问自己旅行的意义是什么。然而,又往往看着山下的片片绿色不知所问,那一刻眼中的世界是迷茫的,不管是阳光还是雨水,都会肆无忌惮的冲向透明的车窗,时光微笑的向我袭来,青春年少不知防备。

读研以后,室友问我为什么大学不离开家,去远一点的地方读书,为什么研究生依旧在家门口,他们好奇为什么一个年轻人可以在出生的地方一待就是二十载。被他们试问的那一刻,我也突然开始质问,质问一个人的青春是否是应该停留在某一个坐标附近,不知进退。然而,我又在疑惑,即使我选择四年在外读书,终究还是会背着行囊,坐着回家的火车,返回到这片热土。

都说游牧的民族随遇而安,是因为他们放养牲畜,追随草地,哪里有绿色哪里就是家;耕地种粮的农民居所稳固,因为他们会等着春种秋收,世代延传。我打小在城市长大,不需要骑着马儿追随草地,也不需要挥耙锄地盼着收成。时光拨动秒针,滴答滴答的伴我成长,不是没有在外流浪过,只是我知道,不管在哪里学习,在哪里生活,只有家才是唯一的归属。

不得不承认,我开始无可救药的眷恋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在一座拥有五百万人口的城市,我和四面八方赶来的人群一样,迎着太阳出门,赶着夕阳的余晖踏上归途。城市的新鲜血液积极的适应着这座城市发展的速度,我试图踏遍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才发现我的脚步也仅仅是在追随这座城市延伸而已。稳定也好,游荡也好,有太阳升起的地方就有一群积极奋发的人,他们背着大包小包,穿梭在这里。我已经习惯于稳定,并开始眷恋于此,眷恋的时光一晃就是二十年。

你看,时光留下了这么多东西,有一帧帧的彩色画面,有泛着感动的朴实味道,有夹杂着雨水气息的秘密,有温暖人心的长久眷恋……时光不再是别人笔下的小偷,也不再是你我口中的刽子手。我喜欢这样品味时光,不去感叹被时光夺走的年少岁月,不去怜悯被时光打蔫的多彩青春,不去悲痛被时光刻下的衰老脸庞。只愿回头看看,时光给我留下了什么遗产,满脸的笑容亦或是泪光闪闪,都是时光的最好馈赠……

 

版权所有:山西大学研究生工作部(处)
邮编:030006 联系电话:0351-7011885 传真:0351-7018214
E-mail:yangongbu@sxu.edu.cn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92号